天女木兰

人气: 915      作者: 奚铭      日期: 2011年10月30日

老帽山的名字,15年前从我的恩师沙仁昌先生的小说集《天女木兰》中第一次读到。老帽山至今仍是按照上帝的旨意保管得好好的原生态自然景观。山上有一种珍稀花卉叫做“天女木兰”,先生在书中把它描绘得神魂颠倒,致使我这几年三次登临老帽山,都是冲着天女木兰来的。


第一次,我冒充随团记者,懵懵懂懂与老帽山撞了个满怀。汽车从安波出发,转眼工夫就来到了老帽山脚 下,景点负责人向我们简单介绍后,就带着大家沿着主峰的阳坡向上爬。这次是市长助理携旅游口的官员搞的考察拉练,老帽山以峰秀、石峭、林密、松奇、花异等统辖4万亩景区,美得不能错过。爬山队全在茂密的树荫下时隐时现,逶迤蛇行,山间铃响马帮来,我这才想来沙先生关于天女木兰的描写,赶忙向景点负责人打听,人家说你们来晚了,天女木兰春天开花,而且是长在背阴处的杂草中。跟沙先生说的一样。

有了与老帽山的见钏情,就有了天女木兰情结。


我怂恿几个搞摄影的,来老帽山采风。我是先驱者,一路上大谈特谈老帽山的种种诱人之处,唯独不提天女木兰。我憋足了一股劲,希望 这次能看到片片的蓓蕾摇曳出满山烂漫—之于天女木兰题材,目前还没有哪个摄影家拿出成气候的作品。因此我指使他们登主峰,我一个人沿着侧峰的山脊,追寻被沙先生蒙上一层神秘色彩的天女木兰。我像猴子似的攀援了大半天,终不见哪棵植株像天女木兰。沙先生可把我害苦了,他在书中神秘兮兮的说该兰花是被武则天发配到辽东高寒地区;宋高宗看它可怜,请它重回皇苑,不从;天女来散花,念它坚贞,便赐予它木本之身,故名。沙先生还把自已的爱情观加给天女木兰,比作坚贞不渝的象征—把它移植到别处,人家不活。


那一天,同事们说这些日子干活术累了,带我们出去玩玩吧,我说,走人—老帽山!不由分说,满满的一辆考斯特就长驱直入。我知道这次来的季节不对,就一个人成“大”字形躺在山脚 下停车场的空地上,一边免费呼吸可以包装出售的空气,一边劝天女木兰转变观念,做人不要太固执,得学会适应环境,为什么不能见异思迁,偏要在杂乱差的环境中清高、矜持,还要遭受杜鹃、四季锦等的嫉妒和中伤。天女木兰果然听话,状如玫瑰、洁白如雪、香气厅异的花朵顿时盛末在……登山的同事们三三两两的回来了,疲惫中带着兴奋,复述着刚才的新奇和惊奇。我揉揉惺忪的眼睛劈头就部:见到天女木兰了吗?